? 卷六 奏雅 五十二、我爱钦钦-上品寒士 狗万赞助世界杯_狗万 提现周期_万博登录狗万

上品寒士

卷六 奏雅 五十二、我爱钦钦

卷六 奏雅 五十二、我爱钦钦2017-11-15 15:11:5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五十二我爱钦钦

????燕尚书仆射可足浑翼是燕太后可足浑氏之弟,可足浑翼得知晋军入城太傅大司马等拥着皇帝慕容暐已出东门,急入宫来见太后,此时邺宫已经乱成一团,当值的宿卫随慕容暐出城,宫禁内外已无守卫,内侍宫娥到处乱蹿,盗取珍宝逃出宫去,大厦将倾,各自逃命要紧——

????金发碧眼的燕太后可足浑氏平时侵挠国政骄奢淫逸,这时被皇帝和太傅弃在宫中,哪里还有什么能耐,只有和侄女皇后小可足浑氏相对垂泪而已,身边的清河公主慕容钦忱急道:“母后,都这时候了哭有何用,赶紧换上寻常宫娥衣裙,乘乱逃出城再说吧。”

????燕太后可足浑氏哀声道:“皇帝不顾我等而去,我等又能到哪里去,若是遇到乱兵,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我宁愿死在宫中——”

????正这时,可足浑翼急急赶到,叫道:“事急矣,请太后皇后公主速速出宫避难。”

????皇后小可足浑氏悲伤地问:“爹爹,这暗夜乱兵,我们能往哪里去啊!”

????清河公主忽道:“我们先至嵯峨山龙岗寺暂避,待天明后再另作打算。”

????可足浑翼点头道:“公主殿下说得是,不管怎样,先避过乱兵再说。”

????太后皇后这两位可足浑氏还有清河公主慕容钦忱,匆匆换上宫女的衣物,带了五六个心腹宫女,跟着可足浑翼从小门出了邺宫,一路都是逃难的百姓,便乘乱出了西门,步行来到嵯峨山下,太后可足浑氏担惊受怕,双腿直打颤,上不得山,是慕容钦忱和皇后小可足浑氏左右搀扶才上得石门,来到龙岗寺外——

????龙岗寺是大燕的皇家寺院,普通百姓不得入内,所以虽值兵荒马乱,却没有民众来此避难,都忘了嵯峨山还有这么一座佛寺——

????龙岗寺长老竺法雅闻知太后避难来此,赶紧出迎,安排太后一行十余人在后山天落泉边的竹林精舍住下,送上食物,一面派僧人打探城内情况——

????……

????半夜丑时,桓熙领八百甲士明火执杖闯入邺宫,却见内侍宫娥逃跑一空,有些宫室有悬梁自尽的嫔妃在一悠一晃,景象惨淡,赶到太武九殿,知燕主慕容暐已逃,有军士禀道:“陈司马已遣轻骑追击。”

????桓熙“嗯”了一声,又至燕太后寝宫,也是不见人迹,桓熙以为燕太后可足浑氏随燕主慕容暐一起逃跑了,怒道:“就是追至龙城,也要把慕容暐抓回来。”一面命军士搜索邺宫——

????这一搜,搜出几个躲藏在隐秘处的内侍,被揪到桓熙跟前,略一审问,便说出燕太后和皇后还有清河公主并未与慕容暐一道出逃,而是后来才跟随尚书仆射可足浑翼悄悄出宫的——

????桓熙正为燕国第一美人清乐公主而来,闻言便欲率军亲自去追缉,跪在一边的一个内侍邀功道:“大将军,小人听到那可足浑翼说,将往龙岗寺避难。”

????桓熙大喜,问:“龙岗寺离此几许路程?”

????内侍道:“禀大将军,龙岗寺就在城西北方向的嵯峨山中,离此七八里路程。”

????桓熙即率八百军士出邺城西门,朝嵯峨山方向驰去,来到山下,天色已微明,半山云雾,佛寺缥缈——

????桓熙命军士下马,守住前后山道路,他领着三百甲士拾级上山,遥见巨石耸峙的山门前,一位白须清癯的老僧双手合什,似在念诵佛号,平静地看着他们一行上山,至近前,老僧迎上数步,问讯道:“贫道竺法雅,见过将军,不知将军高姓大名?”

????桓温在荆州对高僧释道安甚是礼敬,所以桓熙也不敢无礼,施礼道:“晋安北将军桓熙,来贵寺搜查伪燕逆臣,请法师行个方便。”

????竺法雅道:“原来是桓公世子,贫道失敬,贫道有一师弟,名竺法汰,现在建康弘法,世子可曾知晓?”

????桓熙道:“原来法师是瓦官寺竺长老的师兄,在下有礼了,请法师让一步,以便我等入内搜查,此乃军国大事,在下不敢耽误。”

????竺法雅见桓熙有不耐烦的神情,便不再多说,侧身道:“将军请。”

????桓熙略一拱手,便从巨石山门内过,来到龙岗寺外,见大殿三楹,禅院僧舍数十间,便命甲士一一搜查,片刻功夫,甲士回报,寺中不见有女子——

????竺法雅立在一边念佛,神色澹然,龙岗寺受燕皇室供奉,竺法雅自然要维护燕太后诸人,而且那些都是女子,竺法雅不愿她们落入晋军手中,眼前这个左颊有大疤的桓熙脸含戾气,燕太后公主落到此人手里,只怕会受到玷辱——

????桓熙想问竺法雅这龙岗寺是否还有其他院舍,见老僧专心念佛的样子,心知问了也不会说,便命军士搜索整座嵯峨山,不一会,军士回报,后山竹林后有几间竹舍,里面有女子,军士未敢闯入搜查,请桓刺史前去察看——

????竺法雅连连摇头,说道:“桓将军,那只是几个来小寺避战乱的寻常民妇,将军率仁义之师,岂能为难几个女子!”

????桓熙冷笑道:“只是寻常民妇吗,我倒要见识见识。”

????竺法雅听桓熙这么说,就知道燕太后可足浑氏行踪被人告发了,桓熙是专为燕太后她们而来——

????这时竺法雅也无法可想,只有快步跟着桓熙穿过竹林来到那几间精舍外,竹林精舍门户紧闭,静悄悄无声。

????竺法雅再次请求桓熙莫要为难这几个女子,桓熙毫不理睬,朝精舍中人喝道:“里面的人速速出来,否则一把火烧个干净。”

????军士手里还有夜里未燃尽的火炬,这时都恐吓道:“再不出来,就放火烧屋。”

????老僧竺法雅怒道:“此乃佛门清净地,汝等要杀人放火,就先杀了老僧。”说着拦在竹林精舍前——

????正这时,精舍木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一个身材高挑的白衣女子走了出来,这女子身高在七尺三寸外,发黑如漆,肤若凝脂,初升的阳光照在她的脸庞上,那浅碧色的眼眸似有宝石光华流传——

????自桓熙以下,天落泉边的晋军将士看到这样一个白衣女郎,呼吸俱为之一窒,人人都在想:这世间竟有这么美的女子!

????这美丽非凡的白衣女郎朝桓熙等人一望,问道:“陈操之何在?陈操之没有来吗?”

????桓熙立时从短暂的失神中醒悟过来,这个白衣女郎应是清河公主慕容钦忱,大燕第一美女的果然名不虚传,但此女一出来就问陈操之,这让桓熙极为憋闷,冷冷道:“陈操之乃我帐下行军司马,你,是何人?”

????清河公主慕容钦忱这才注目桓熙,见这男子左颊有一凹陷的疤痕,甚是丑恶,便厌嫌地移开目光,望着远处的邺都大城,笼在长袖里的右手紧紧握着一把镶金嵌玉的小刀,说道:“我乃大燕公主,汝等来此,是要杀害还是淫辱?”

????桓熙没想到这鲜卑公主会这么说,还能如此镇定,说道:“我大晋汉人岂会如你鲜卑人豺狼凶性,永嘉之后,你们鲜卑人杀害了我多少汉人!”

????慕容钦忱道:“杀汉人最多的是匈奴和白羯,还有段氏鲜卑,段氏鲜卑已被我慕容氏所灭,我慕容氏一向仰慕汉人文化,自入中原,施行仁政,甚得汉民拥戴,我叔父太原王去世之后,燕境百姓无不流涕,称我叔父是古之遗爱,建祠膜拜,此事尽人皆知。”

????桓熙没想到这个鲜卑公主不仅美貌,更是伶牙俐齿,哂笑道:“我晋军北伐,深入燕境,所过郡县不见仁政,但见民不聊生,不然,我晋军又何以能势如破竹直捣邺都!”

????慕容钦忱叹息一声,闻者心悸,慕容钦忱幽幽道:“哪个国家哪个朝代没有佞臣?毁我大燕社稷的是上庸王,岂尽是汝等之力!”

????这时,精舍内燕太后可足浑氏颤声唤道:“钦钦——”是示意慕容钦忱莫要激怒晋将。

????桓熙知道清河公主名慕容钦忱,却万万没想到慕容钦忱的小字竟是“钦钦”,这与李静姝的小字“倾倾”谐音,真乃天意也,父亲桓温纳成汉的公主,他纳鲜卑公主,岂非美事!

????桓熙想着他少年时便暗恋的李静姝,看着眼前慕容钦忱的绝世美色,不禁目眩神迷色授魂与,当即命军士退开数丈,他则近前低声道:“若公主肯依从于我,我敢担保鲜卑一族安然无恙。”

????慕容钦忱退后一步,眼现厌恶之色,说道:“若我不愿,你是否就要施暴?”心里想的是:“桓温世称英雄,他这儿子怎么如此不堪,这样的人能有什么才干执掌大权!”

????桓熙有些恼羞成怒,说道:“莫要逞口舌之利,大祸来临,悔之无及。”

????慕容钦忱道:“已是国破家亡,还有何祸,无非一死而已。”

????桓熙冷笑一声,喝命军士拆了这竹林精舍,将精舍中人尽数带回邺城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